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 改革前沿
  • 王君琦:行政體制改革的新話
  •      2014-01-10 17:35:43     
  •  

      全面深化改革,重心是經濟體制改革,但根子在行政體制改革。如果說經濟體制改革是全面改革的“火車頭”,對其他改革具有牽引作用,那么,行政體制改革則帶有“總開關”性質,行政體制改革一馬當先,可以喚起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等各方體制改革的萬馬奔騰。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對全面深化行政體制改革進行戰略部署,提出了一系列關于行政體制改革的新話。

      厘清政府邊界,全面履行政府職能

      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社會、企業的關系,直接關乎“四個分開”的推進。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一個最大突破,是提出“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這是對市場在市場經濟中資源配置地位的重新界定,也是對政府與市場邊界的厘清。就是政府要尊重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地位,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不是單純地放,也不是單純地管,而是要管得恰到好處。不能一講轉變政府職能就想卸責、甩包袱,也不能一講全面履行政府職能就想擴權、攬權力。《決定》明確提出,“政府的職責和作用主要是保持宏觀經濟穩定,加強和優化公共服務,保障公平競爭,加強市場監管,維護市場秩序,推動可持續發展,促進共同富裕,彌補市場失靈”。這意味著與此無關的對經濟、社會事務的微觀干預和管理都應交給市場、企業和社會。

      《決定》提出了“三個一律”:一是放權給市場,即市場機制能有效調節的經濟活動,一律取消審批,對保留的行政審批事項要規范管理、提高效率。二是放權給社會,即直接面向基層、量大面廣、由地方管理更方便有效的經濟社會事項,一律下放地方和基層管理。三是放權給企業,即深化投資體制改革,除關系國家安全和生態安全、涉及全國重大生產力布局、戰略性資源開發和重大公共利益等項目外的企業投資項目,一律由企業依法依規自主決策。這是防止放權中出現“明放暗不放、上放下不放”的一個釜底抽薪術。今后政府職能轉變的方向,就把市場、社會和企業能夠發揮作用的事項一律放給市場、企業和社會,把政府越位的手縮回來,把缺位的地方補上去,把弱的地方強起來,通過“放”和“管”的兩手全面履行職能,更好發揮自身作用。

      推動政府職能供給的社會化和市場化

      政府職能供給的市場化和社會化,是政府通過調整公共事務管理的職能范圍和履行職責的方式,將一部分公共職能交給市場、社會承擔并由此建立政府與市場、社會的互動關系。市場化改革是現代行政改革的趨勢。這種職能供給的社會化方式可以有效避免政府過去那種“一竿子插到底”的做法。對個人或具體事務干預和管理過多,既影響了效率,政府也力不從心。職能供給的市場化要求按照市場規律和原則轉變職能,主要有兩個途徑:一是放松或取消對市場的管制,促進市場的發育和發展。二是在公共服務領域引入市場原則和機制,這樣可以將政府的權威和市場優勢有機結合起來,更好地實現公共物品供給。這次《決定》明確提出要加大政府購買公共服務力度,“凡屬事務性管理服務,原則上都要引入競爭機制,通過合同、委托等方式向社會購買”。在公共服務領域引入競爭機制是市場化改革的深入和發展,《決定》在這方面向前邁了一大步。

      優化政府組織結構,統籌黨政群機構改革

      政府組織結構決定了政府機構、職責、編制等行政資源的配置形式、相互關系乃至運行效率,是行政體制改革的基礎。針對當前政府組織結構中還存在的一些不相適應的地方,如機構數量偏多,行政層級和區劃有待優化,職責交叉、權責脫節現象突出等,提出了四個方面的要求。一是要求“優化政府機構設置、職能配置、工作流程,完善決策權、執行權、監督權既相互制約又相互協調的行政運行機制”。二是明確要求“積極穩妥實施大部門制”。三是“優化行政區劃設置,有條件的地方探索推進省直接管理縣(市)體制改革”,而且首次明確提出要“完善設市標準,嚴格審批標準,對具備行政區劃調整條件的縣可有序改市”,這是推進區劃優化的一個積極信號。四是統籌行政體制改革與其他機構的改革,提出“統籌黨政群機構改革,理順部門職責關系”。這是一個重大理論創新,是從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和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高度作出的重大決策。這就要求在統籌機構改革中,既要有利于改善和加強黨對社會主義事業的領導,又能充分發揮政府、政協、群眾組織等各自的職能和作用。

      涉及行政體制改革,其中關鍵有兩點:一是更加尊重執政規律,善于使黨的意志通過法定程序成為國家意志,使政府按照行政權力運作特點科學運行,忠實執行黨的決定和意志,不用或少用行政形式干預行政權力運行,從而避免過多陷入行政事務、弱化執政能力。二是更加注重尊重行政規律,加強黨的政治、思想和組織領導。行政運行有自己獨特規律,黨和政府要研究各自權力運行特點,科學界定各自權力邊界,扮演好各自角色,發揮好各自作用。

      堅持法治政府、國家和社會一體建設

      服務型政府是法治政府。政府由法律產生、受法律控制、依法律履職、對法律負責。黨的十八大明確提出了到2020年法治政府基本建成的目標,這次《決定》又明確要求“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行政共同推進,堅持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這說明,法治中國建設是一個系統工程,建設法治政府是其有機組成,它與執政黨依法執政、建設法治國家、建設法治社會密切聯系,相互制約。一方面,黨和政府在法律范圍內活動和依法行使職權是建設法治國家的應有之義,法治政府本身是法治國家的重要內容。同時,法治社會、法治國家也是建設法治政府賴以存在的最重要的“法治生態”。

      堅定推進依法行政

      依法行政是建設法治政府的核心,其本質是職權法定。依法行政,意味著行政權力取得有據,配置科學,運行公開,行使規范,依法受監督。行政執法是最大量的行政活動,當前執法活動中存在的亂執法、粗暴執法、執法尋租等問題時有發生,執法不作為、不重視程序問題較為普遍,人民群眾意見很大。《決定》抓住依法行政中的行政執法這一重點環節,突出強調深化行政執法體制改革,進行了重大部署,要求明確權責配置、完善運行機制,規范裁量行為,強化程序約束,嚴格追究責任。其中包括整合執法主體,相對集中執法權,推進綜合執法,建立權責統一、權威高效的行政執法體制問題,也包括減少行政執法層級,加強食品藥品等社會關注度較高的重點領域的基層執法力量問題,還包括完善行政執法程序,規范執法自由裁量權,加強對行政執法的監督,等等,由此建構起了一個深化行政執法體制改革的系統框架。

      加強行政權力的公開運行與監督

      公開透明運行是行政權力的“防腐劑”。長期以來,權力運行中由暗箱操作導致的權力腐敗時常發生。《決定》提出“推行地方各級政府及其工作部門權力清單制度,依法公開權力運行流程”,要求完善政務辦事公開制度,推進決策公開、管理公開、服務公開、結果公開。通過對每一項行政權力依照運行程序繪制流程圖,并在重要部位和環節注明公開的范圍、形式和時限,可以有效避免權力行使的隨意性和裁量權。同時,《決定》還提出,要構建行政決策科學、行政權力執行堅決、行政權力監督有力的行政權力運行體系,切實加強和改進對主要領導干部行使權力的制約和監督,加強行政監察和審計監督。通過健全民主監督、法律監督、輿論監督機制,運用和規范互聯網監督,著力解決那種“內部沒有監督,外部監督不著”的狀態,真正把行政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有效規制那種監督制度“說起來重要,做起來次要,礙事時不要”的現象。

      改革政績考核機制

      政績考核是個指揮棒。《決定》針對當前一些領導班子和領導干部政績中存在的偏差,明確提出“改革政績考核機制,著力解決‘形象工程’、‘政績工程’以及不作為、亂作為等問題”。突出強調了三個方面:一是“完善發展成果考核評價體系,糾正單純以經濟增長速度評定政績的偏向,加大資源消耗、環境損害、生態效益、產能過剩、科技創新、安全生產、新增債務等指標的權重,更加重視勞動就業、居民收入、社會保障、人民健康狀況”。二是“嚴格績效管理,突出責任落實,確保權責一致”,糾正績效考核走過場現象。三是運用好考核結果,落實問責。《決定》兩次涉及問責問題,要求“完善和落實領導干部問責制”。

      提出“政府治理”理念

      “治理”盡管不是一個新概念,理論界對之也有不同理解,但它較之“管理”,它在理念、方式、主體以及認同上都有較大提升,已成為當代世界追求良性管理的一種普遍理念。《決定》把“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明確把治理理念納入在國家、社會和政府三個系統之中,提出“政府治理”理念,認為“科學的宏觀調控,有效的政府治理,是發揮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優勢的內在要求”,要求“堅持系統治理,加強黨委領導,發揮政府主導作用,鼓勵和支持社會各方面參與,實現政府治理和社會自我調節、居民自治良性互動”。

      這些創新提法至少有三層意義:一是實行有效政府治理,有利于合理界定政府行為邊界,實現公共權力的多元化。二是強調“發揮政府主導作用”,加強政府在應該發揮作用的領域內有效履職,推動建立一個有限、有效、有責的法治政府和服務型政府建設。三是借鑒法理這一國際通用概念,有利于用國際語言講中國故事。

      深化公務員制度改革

      公務員制度的科學化、規范化直接關系公務人員的履職效率和政府職能發揮。《決定》從全面深化改革的組織人事保証高度,對深化公務員制度改革進行了重大部署,內容涉及公務員分類管理、招錄、職級、任免、績效管理、工資福利乃至公務用車等一系列制度規定。主要有:一是推行公務員職務與職級并行、職級與待遇掛鉤制度,加快建立專業技術類、行政執法類公務員和聘任人員管理制度。二是完善基層公務員錄用制度,在艱苦邊遠地區適當降低進入門檻。三是推動公務福利制度改革,包括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用車制度改革、住房制度改革,等等。尤其是明確提出“探索實行官邸制”。這是三中全會進一步從體制機制上反對特權思想和觀念,為深化領導干部待遇制度體系提出的重要新思路。

      (來源:學習時報)

      


  • 友情鏈接:
  • Copyright www.nvmwqv.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共北京市委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 承辦:中共北京市委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電子政務中心
    單位地址:北京市通州區潞城鎮運河東大街56號院 郵政編碼:101117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050568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1626號

快乐彩开奖结果走势图